当前位置:网投赌场app下载 > 线上网投领导者 > 紫禁国际·母公司一季度巨亏13亿 云南城投“疯卖”资产

紫禁国际·母公司一季度巨亏13亿 云南城投“疯卖”资产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09 14:29:01 人气:3762

紫禁国际·母公司一季度巨亏13亿 云南城投“疯卖”资产

紫禁国际,劲爆!母公司巨亏13亿,这家房企“疯卖”资产

来源 觅窝 

地产密探 

对于城投类公司,从没有哪家能像云南的这家伙表现得如此生猛。即便是同处大西南的中天城投,也无奈甘拜下风,宣布退出房地产。

之所以它猛得很,从觅窝君观察来看,很重要的一个动向是插手四川,比如与“成都会展大王”邓鸿结缘,一番数十亿的复杂资本运作,令人眼花缭乱,外界吹嘘其将干掉北辰实业跃升为“中国会展之王”。

8月17日,云南城投宣布进军四川凉山,拿出3.63亿元拍下冕宁县两幅地块,打造康旅城项目。此举意图明显,就是配合当地开发冕宁新区,总投资120亿元,开发期长达8年。

从规划看,该文旅项目涉及冕宁老县城以东约0.5公里,约2500亩左右的安宁河两岸用地投资建设。其中,安宁河西岸现有存量地块约220亩,霖雨公园地块约235亩,安宁河东岸约1000亩(首期用地354.6亩),安宁河东岸远期拓展用地约1000亩。

颇为牛逼的是,在拿地之前这个项目就已隆重动工,云南城投母公司云南省城投集团的董事长许雷亲自出席,四川省政协副主席、凉山州委书记林书成等也亲历现场。

别急!作为一个边缘县的冕宁,之所以成功敲定百亿级投资,自然离不开邓鸿牵线搭桥。当时,邓鸿主要身份是成都会展旅游集团董事长、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副董事长,而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董事长正是前文提及的许雷。

许雷代表的云南城投,在四川砸下巨资,成了当地的座上宾和摇钱树,可谓风光无限。不过,风光背后暗藏巨大的隐忧乃至风险。

一个最直观的案例就是川瑞发展拟退出与云南城投合作开发的都江堰龙门山青城山谷项目开发,前者背景显赫,背靠川铁投集团和川发展,但项目实施单位成都民生喜神2012年拿下615.3亩地之后一直未动工,中途市政道路规划又横插一杠,让这个项目颇为尴尬,面临逾期不动被罚款或土地被收回风险。

更为匪夷所思的事情还在后面,且听觅窝君一一道来。最为显著的就是云南城投密集甩卖旗下优质资产,如果放在一线房企,抢都抢不到呢,哪像它到处往外抛售。

8月9日,来自四川的清凤地产拟公开竞买云南城投持有七彩云南古滇王国文旅城南区项目近60%股权,虽然卖多少暂时还不知道,但这明显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古滇王国文旅城是云南省重点项目,口岸好,在市场看好的背景下自然吃独食划算,为何要分别人一杯羹?

奇葩之事还不止于此。在此之前不久,云南城投要卖天堂岛置业90%股权,涉及608亩地,以及占地88亩的昆明湖在建工程。天堂岛位于滇池东岸,直面西山风景区,昆明湖自然就不用多说了,如果这种项目都能拱手想让,真想不出这种房企还有什么竞争力?

当然了,卖一个项目就能让业绩超牛逼!比如卖掉88亩昆明湖在建工程,产生的利润可能占云南城投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50%以上。

卖绝不止于此,这里不一一列举。不可意思的是,这家房企“卖卖卖”之外,还在疯狂“买买买”,比如拿下沈国军旗下银泰系的地产业务、邓鸿旗下环球文旅集团等,这还是大的,小的更是多如牛毛,背后的商业逻辑实在不像一家城投公司。

问题是,它为何疯狂“卖卖卖”优质项目?从卖的直接表象看,云南城投就是很缺钱,还一直不断发公告借钱。

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是,母公司云南省城投集团似乎已出了问题,一份权威报告数据透露,该集团去年实现净利接近21亿元,但今年一季度却巨亏13.62亿元,而截至3月底虽有2564.7亿元总资产,但总负债高达2000亿元。

8月15日,多家权威媒体爆出17兵团六师SCP001债出现违约,这是中国首例城投债违约事件,背后的影响值得深思。从云南城投看,虽然流动资产相对充裕,但潜在风险仍然不容忽视。